• <progress id="16616"></progress>
    當前位置: 首頁 > 光伏 > 行業要聞

    新模式下央企大規模入局 分布式光伏市場迎變局

    能源發展網發布時間:2021-08-12 00:00:00

    近日,河北雄安新區官方網站發布消息稱,雄安新區通過屋頂光伏項目完成了自身的首筆國際綠證全球交易。

    國網雄安綜合能源公司與澳大利亞YNIWM公司已于7月29日簽署完成《國際可再生能源證書(I-REC)項目購買協議》,將雄安站屋頂光伏項目的67.5萬千瓦時上網發電量形成的碳資產出售給對方,可抵消二氧化碳排放約465噸。

    隨著我國可再生能源發展進程不斷加快,風電光伏項目的財政補貼也相繼退坡,行業在不斷提升技術水平、降低成本的同時,也在積極尋求新的發展模式。分布式項目作為業內討論嘗試多年的模式,被寄予厚望。與建筑結合緊密的“屋頂光伏”也成了近些年的行業熱點。

    6月底,政策層面給出了清晰的路線。國家能源局印發了《關于報送整縣(市、區)屋頂分布式光伏開發試點方案的通知》(以下簡稱《通知》),指出將在全國組織開展整縣(市、區)屋頂分布式光伏開發試點工作。

    國網能源研究院能源戰略與規劃研究所研究員徐波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采訪時表示,在整縣推進模式提出前,民營企業一直是分布式光伏投資、設計、建設、運營等各環節的主力,隨著整縣推進模式提出,央企、國企開始大規模入局,引發市場格局變革。

    整縣模式推進分布式光伏

    我國光伏產業一直都以集中式為主,然而我國的光伏資源主要集中在地廣人稀的西部地區,遠離電力消費更加集中的中東部電力負荷中心。長期以來,集中式光伏項目開發在輸電網建設、跨區消納挑戰等方面一直面臨挑戰。

    在華北電力大學經濟與管理學院教授袁家??磥?,分布式光伏貼近負荷中心,有利于終端消納而且與用戶側儲能、充電樁、需求響應等結合有利于跨界商業模式創新,從用戶側豐富電力系統生態。

    然而,分布式光伏發展的一大挑戰就是難以擴大規模,傳統上一直是個人或小企業的主戰場。

    據徐波介紹,在整縣推進模式提出前,我國分布式光伏發展面臨項目質量難以保障、運維管理難度大、融資難、前期手續復雜等問題。

    發展過程中,項目數量多、標準化程度低的分布式光伏無序發展帶來電能質量、并網消納等問題,不但后期運維管理難度較大,在電網安全、產品技術及標準、關鍵材料等產業鏈等方面也不斷提出新要求。

    整縣模式在一定程度上能夠解開分布式光伏發展過程中的“結”。袁家海認為,整縣模式推進有利于引入央企大玩家,地方政府做好資源規劃,電網公司保障接納和并網,有利于促進分布式光伏市場的發展,推動集中式與分布式并舉的光伏發展新格局。

    中節能太陽能科技(鎮江)有限公司總經理黃國平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通知》印發后,有一些企業就可以以整村整縣為單位承包屋頂光伏項目,并且后期以整村的方式進行運行維護,保證項目的相對集中程度。這其中,為更方便統籌協調、提高效率效能,用電量較大、具備一定屋頂面積的企業或者產業園的縣,成為了光伏企業眼中開展試點項目比較理想區域。“業內不少企業都正在積極聯系這些區縣政府進行溝通,希望能夠參與到整縣推進的項目之中。”

    技術層面仍面臨挑戰

    屋頂分布式光伏雖然基于更加分散的建筑資源,但依舊對項目集中程度有所要求,企業更加青睞工業廠房、產業園等成片建制的屋頂資源,對于戶用屋頂光伏,也更傾向于一致程度、規模更大的集中性高的居民區。簡言之,整縣推進屋頂分布式光伏項目還是具有一定門檻的。

    中國能源研究會分布式能源專委會副主任韓曉平在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時強調,分布式光伏作為具有一定不穩定性的電源是較難維持一定區域內的電網運行的,如果要進行推進,首先要針對電網進行一定的投資改造,并且還要加強儲能。進行整縣推進是一件好事,但目前看來整個縣域內都是分布式光伏是很難保證用電安全的,經常斷電也可能引起民眾的不滿。因為光伏還不具備主力電源的條件,依舊需要時間進行大量的技術提升。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認為,這或許是因為目前整縣推進試點這件事的行政色彩依舊比較濃,而市場自發程度不夠,相應的政策配套和商業模式,甚至金融上的支持等都還沒有到位。而屋頂分布式光伏,是對整個產業鏈都有一定要求的,非常類似于建造一個獨立的儲能電站,區別在于它規模很小。

    徐波認為,首先要持續推動關鍵部件的國產化,突破部分原材料的技術瓶頸。同時,推動光伏建筑一體化等典型應用場景技術研發。而考慮到未來光伏組件的報廢規模將持續擴大,在產業鏈上游就要鼓勵和培育光伏組件回收產業發展,建立光伏組件回收相關技術標準,加大光伏回收關鍵技術研發。

    如何處理好“屋頂”和“光伏”之間的關系,也是相關產業面臨的重要課題。

    袁家海認為,從發展模式上來看,建筑標準還需要完善,例如綠色建筑或零能耗建筑標準的推廣,有利于促進屋頂分布式光伏的發展。而屋頂資源畢竟有限,需要在技術上進一步創新。未來更好的光伏技術可以有效地與建筑南立面和玻璃幕墻整合在一起,擴展建筑分布式光伏的發展空間。從政策機制上來看,分布式光伏點多面廣,需要簡化并網手續,設計標準化的投資與收益模式,這樣才能吸引更多的社會資本進入。

    “整縣推進屋頂分布式光伏對光伏行業整體肯定都是利好,尤其是對于運作比較靈活的光伏開發企業而言,可以充分發揮其地方政府資源優勢和開發運作成本效率優勢。”袁家海說。

    黃國平以從業者的視角來看,認為除了提高建筑和光伏的兼容度,安全問題是企業最關注的問題。“此前發生過屋頂分布式光伏產生短路后造成火災事故的情況,雖然發生率不高,但行業內一年里還是能夠看到一兩次。我們想到的就是通過信息化智能化手段進行監控。”

    黃國平以他所在的中節能太陽能鎮江公司研發的“節能云平臺”智能運維系統舉例,以智能化解決方式,對整個發電過程實時采集和計算,在保證電力傳輸效率的同時也做出智能化的處理和判斷。“通過一個app就可以管控、監測N個分布式電站。”

    黃國平還提到了相比直接在屋頂加裝光伏組件更進一步的建筑光伏一體化BIPV(BuildingIntegratedPhotovoltaic)技術,也就是用光伏組件直接替代屋頂或墻體,這一技術對安全和實用性的要求更高,需要保證其密封性、不易碎裂、透光程度與建筑美學等需求。中節能研發的PVB雙玻產品分別針對上述需求做了個性化定制設計,并且獲得了國內首批光伏領域“綠色建材產品認證。

    目前這一技術實現市場化發展仍需時日,但分析機構對此甚為樂觀。如據申港證券測算,2030年我國建筑可安裝屋頂BIPV總裝機空間達662GW至745GW,對應投資規模約3萬億元。

    分布式發電如何市場化交易

    在采訪過程中,黃國平多次提到了市場化交易,這在整縣推進屋頂分布式光伏項目的過程中十分重要,將為分布式光伏解開很多方面的限制,大幅提升投資收益。

    “如果我們發了電能夠市場化交易賣給附近的企業,收益將遠大于賣給電網,對于分布式光伏的發展來說具備非常有利的促進作用。”黃國平介紹,目前市場化交易僅有少數試點,規模還很小。

    6月底發布的《通知》中提到,將鼓勵試點積極組織屋頂光伏開展分布式發電市場化交易。在徐波看來,這的確有利于提高屋頂分布式光伏的收益,改善投資企業的經營情況,促進屋頂分布式光伏的發展。

    “如果屋頂分布式光伏只是通過電網全額保障收購,在無補貼的情況下按當地煤電標桿上網電價收購,投資人的收益不高,會抑制投資積極性。”袁家海解釋道,“而分布式市場化交易能順利推進并匹配到目錄電價里相對高價格的用戶的話,有利于提升項目的經濟性。”

    但在整縣推動模式下,大量分布式光伏接入電網,電網企業或將面臨新建、擴容改造的巨大成本。要推動分布式發電市場化交易,徐波建議由政府主導,統籌確定分布式能源市場化交易項目的過網費、系統備用容量費和分攤交叉補貼等政策細則,確保發電方、電網企業等各利益相關方公平承擔社會責任。

    而在黃國平看來,財政補貼機制所能起到的支持作用,取決于是否達到了分布式光伏發展的關鍵環節。“比如國家已經在鼓勵新建的工商業廠房建筑的屋頂要具備一定的建設光伏電站的能力。對于比較老的早期建筑,是否可以給予一定的改造加固上的補貼。”

    至于可再生能源領域更常規的發電量補貼,黃國平認為促進作用并不大,市場化交易機制對于企業來說更具可持續性。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評論

    用戶名:   匿名發表  
    密碼:  
    驗證碼:
    最新評論0

    相關閱讀

    無相關信息
    中文精品久久久久国产